当前时间:
发布时间:2020-11-11     作者:张新红     来源:董东公司     【字体: 】     浏览次数:

白日里无事,就和家中小辈一起背筐扛锄去地里拾秋。

这是小时候最喜欢的乡野活动了,在收割过后的田里,顺着秧蔓刨地瓜、弯着腰捡豆荚,在割倒的玉米秸秆间寻找“隐藏”起来的玉米棒子……若是运气好,发现一个田鼠藏豆的窝穴,大家就能挖出足足两三斤豆粒,那对于童年的我们来说,不啻于发现价值连城的神秘宝藏。

幼时家境并不富裕,常常衣服是表兄弟穿过不要的送来,母亲浆补了给我穿两年再转赠他人。若是想要新衣服,便要靠自己的双手去挣。拾秋恰恰是那最适合我们这些孩子的方式。

光着脚丫,在细密绵软的土地上逡巡,捡拾豆荚,一双滴溜溜的大眼睛雷达般扫视过去,少有漏网之鱼。一天下来,大家都筐满篓沉,个子小的孩子甚至还要叫家大人来帮忙才能把沉甸甸的收获搬回家。

几天的工夫下来,拾秋的收获就能在家里的院落堆起一座小山,像是秋后的又一场秋收。孩子们自是得意,大人们也眉欣目喜。

还记得有一次拾秋,中午没带饭饿得不行,伙伴去路边爬树采了红色的浆果分着吃,那果子鸡蛋大小,酸到不行。一伙人于是蹙着鼻子去了红薯地里,烧了堆干草柴烤红薯。都说时间是食物的魔法师,等我们熄了火挑出一个个表皮焦黑内里金黄的红薯时,个个都被馋得直流口水。

坐在田埂上远望蓝天白云,守着伙伴和收获,品尝劳动的甘甜,那种滋味是后来再难寻得的。

多年以后,我重返田野,身边是新的伙伴。记忆深处的拾秋技巧一一浮现脑海,我才发现我与这片土地间的联系是如此紧密。尽管机械化作业的普及使得田间地头遗落的庄稼少了许多,但或许恰恰正是因为这种难寻的收获,才更令人斗志昂扬和心满意足。

没有人会再为了填饱肚子、买新衣服而在田间地头拼了命一毫一寸地翻找,但每个人依然兴致勃勃地去搜寻秋天和田地留给我们的宝藏,为了找到遗失的美好而雀跃欢呼。那是汗水的结晶、自然的馈赠。

这一次,我们足足拾秋了一整天,这些隐蔽的、零星的、珍贵的收获带给我们的或许不再只是物质上的满足,更是大地教给我们的知识。

收割时不完美的遗落,幻化成地毯式搜索后的意外之喜,这是田野与我们开的一个小玩笑,也是秋天送给我们的另一份礼物——细心而勤劳的孩子,总能收获更多。

拾秋的人永远铭记每颗每粒皆辛苦的道理,亦深知要对得起岁月更迭中人力与物力无言的付出,就要让每粒粮食发挥出它的作用。

而沿袭至今的拾秋,虽已经不再仅仅是困难时期果腹的手段,但它承载的依然是人类对于大地的感恩,对于劳动的敬畏,对于收获的珍惜。

大地予我以珍宝,我予大地以珍视。或许,这正是拾秋的意义所在吧。


分享给好友阅读: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女排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