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发布时间:2020-10-30     作者:程琳     来源:多经公司     【字体: 】     浏览次数:

从没有深刻的意识到,自己对家里的那棵葡萄树竟那么的情有独钟。直到有一天婆婆打电话告诉我说家里准备翻新灶房,东墙下的那棵葡萄树公公也打算挖掉。我忽然觉得有些慌乱,忙不迭的乞求婆婆说:“妈,那可是您亲手栽的,都长了几十年了,碗口粗了,您真舍得挖掉呀?别挖了,多可惜呀!”“我也不想挖,只是你爸嫌它碍事”婆婆诺诺的说道。“妈,咱可以将灶房挪到西边”“西边总归不太好,夏天西晒,太热。”“有葡萄架呀!葡萄架可以遮阳呀!到了夏天,葡萄藤一下就爬到了房顶,根本就晒不着,也热不了。每年咱家的葡萄架不是都盖了半个院子吗?”“嗯……”婆婆迟疑了一会喃喃的说道:“那我再跟你爸商量商量吧!”放下电话,我心中一阵忐忑,生怕公公挖掉了那棵葡萄树。

二十多年前第一次见到那棵葡萄树的情形尤如放电影般清晰的浮现在眼前。

那是个春暖花开的季节,我带着对未来生活的向往与憧憬,第一次应老公之约去了婆婆家。当乘车的各种不适被下车后经过的一段花香满径的小路上所散发的甜蜜和芬芳所湮没时,我俩已经走到了他家村口。根据媒人曾经对我就他家的描述,一进村便暗自测着哪个是他家。然而,那些白瓷砖红铁门的时兴建筑终归从我的测中一一抹掉。丈夫领着我走进了夹杂在他们中间的一户青砖黛瓦的古朴房屋。这似乎与媒人的说辞有些大相径庭,心中忽然充满了些许失望。硬着头皮进得院来,一股别样的气息扑面而来,春天温暖的阳光将这户干净整洁的农家四合小院照的异常明媚。那颗大的葡萄从东面墙底顺着搭好的葡萄架爬上西边房顶,大半个院落便被这葡萄藤遮了个华盖,阳光将葡萄喷发出的鲜绿嫩芽照在院里,影影绰绰。我站在葡萄架下,想象着一大串一大串葡萄挂满棚的景象后院不时的传来羊咩狗吠鸡的交响,童年的乡村生活瞬间充盈了整个身心,便觉得这小院异常亲切。不由自主的便从这小院里开始憧憬着未来,脑海中甚至可以清楚的描绘爱的模样和勾勒幸福的轮廓。在夏日的夜晚,月光如水倾泻,一家人围坐葡萄架下品着甜甜的西瓜拉着家常,奶奶给熟睡的孙子摇着蒲扇,爷爷躺在躺椅上吸着烟,听着秦腔……那该是怎样诗意田园!也许是自己的那点诗意情怀,也许是让我充满无限想象的葡萄架,竟然促成了我与老公的婚事。后来每每与老公提及我俩的婚姻,我总笑着说是那棵葡萄藤牵绊住了我。

事实上,葡萄架正如我当初憧憬的模样,每次回家,我总喜欢搬个躺椅躺在葡萄架下,任阳光透过密密匝匝的叶缝将丝缕阳光洒在身上,睁眼看花叶间的蜂蝶缭绕,看缀满枝棚的珍珠玛瑙;闭眼听蜂蝶的嘤嗡嬉闹,听微风吹动树叶的沙沙作响。似一幅画、似一段乐!

每到秋天,葡萄架总不负众望,似乎总是依着那句“苍藤蔓,架覆前檐,满缀明珠络索园”的景象长着,于是也同样赢得“赛过荔枝三百颗”“入口甘香冰玉寒”的溢美之词。仅这一棵葡萄树每年也能采摘几大筐葡萄,送与亲戚朋友,那种绿里透黄、黄里透白的晶莹颗粒总会给人以视觉的冲击,沁人心脾的香甜总能满足众人贪婪的味蕾,于是都与我预约着明年的馈赠。

但它曾经却险遭不测。那年西边的两间老旧厦房在几天连阴雨的浸泡下轰然倒塌,公公便将所有的愤懑撒在了这棵葡萄树上,觉得除了雨水的浸泡,很大程度上是爬到房顶的葡萄藤将房子压塌的,便操起一把斧子将这棵葡萄树拦腰砍断,这让我心疼了好长一段时间。后来杵在东墙下的那半根木桩公公又觉得碍眼,于是再次拿起耙子准备挖了它,但终究被我和婆婆拦了下来,劝说让再等等、再等等……,兴许还活着呢!

第二年春天,葡萄树似乎原谅了主人曾经的绝情,不计前嫌的从残破的身躯上抽出嫩芽,发出枝条,并且愈发的茂盛。对于这个辛勤付出、任劳任怨、默默无闻、无怨无悔的葡萄树,我无论如何不忍任何人对它再有所伤害。

我心如乱麻、如坐针毡……

那天,我唤上老公匆忙回家一趟,最终说服了公公,留住了那棵让我魂牵梦绕葡萄树。


分享给好友阅读: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写给丈夫的一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