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发布时间:2019-06-19     作者:梁莉     来源:电力分公司     【字体: 】     浏览次数:
  看了很多关于父亲的文章,自己也一直在脑海中勾勒父亲的故事,但一直都是懒于动笔,总是为自己找借口,借口自己太忙,忙着工作、忙着恋爱、忙着结婚、忙着生孩子、忙着照顾孩子……竟然忽略了在身边一直无微不至的、照顾我的父亲。
  父亲是个勤劳朴实的西北汉子,小学上到三年级就结业了。因为奶奶去世的早,家里的姊妹又多,父亲辍学成为了这个家唯一的劳力。记忆中的父亲是个摆摊修自行车的,从来都没有穿过新衣服,嗓门还大的不行,跟谁都能聊到一起,认识不认识的都会“邀请”别人来他的小摊上休息休息喝点水。慢慢的“业务”扩大了在小镇上开了个杂货铺,生意还算可以。后来为了我们三兄妹能有更好的生活环境,举家搬迁到县城。开了一家殡葬服务的小店,说白了就是个卖花圈的。一直觉得这样的工作很低贱,因此每当有人问起父母是干什么的时候总以做生意一句带过,不想详说,也害怕细问。慢慢的我深知自己错了,就是这个我自认为卑贱的工作供我上学,供我吃喝,为我们兄妹三人成家立业。静心想想其实工作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只要是靠自己的双手努力奋斗出来的,每一份工作、每一个岗位都值得大家尊重。
  毕业参加工作后,因为岗位性质我要上三班倒,从那以后父亲成为了我的“专用司机”。坐通勤车的地方离家有三站路,这样父亲中班和夜班都要接送我。喜欢那样坐在自行车或者电动车的后面和父亲说话。这个时间没人打扰,专属于我们父女俩。父亲会给我讲今天店里发生的趣事,会跟我说他和母亲又多说了两句,甚至会在我跟前发发牢骚,但更多的是叮嘱我别惹母亲生气她血压高还爱操心。父亲也爱说起自己的童年其实我知道他想奶奶了……两年零一个月无论刮风下雨父亲从来没有迟到过。当我休完婚假的第一个中班下班,父亲的电话一如既往的响起“喂,到西河桥了吧,爸来接你……”“爸,我回阳光小区(我的新家)”电话那边沉默了好久,流着泪我挂断了电话,看看时间是我们当初约定的下中班他在单位门口接我的时间“12点30分”……就是这个头一靠枕头就会打呼噜的父亲,就是这个在店里忙碌了一天的父亲,虽然女儿出嫁了但生物钟还是在那个时候响起。
  父亲说他童年最快乐的事就是劳作之余跑到学校附近的窑背上去玩,最初很不理解还以为父亲只是年龄小贪玩,直到后来我们兄妹几个,包括现在我侄子、外甥上学他都要接送时,我才明白父亲是想看看,或者是想感受一下校园生活。来弥补小时候的遗憾吧!曾多次问起父亲后悔吗?他的回答永远都是“我现在很幸福“。父亲也很喜欢跟我们讲他那时候在队上挣工分的事情,这或许就是他最值得炫耀的过去吧……
  人常说“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我这盆水虽然泼的不是很远,但还是很少回家。每次都是电话响起的时候,我才会带着儿子一路“狂奔”。奔向那个叫家的地方,那是我的避风港湾,那里有我的最坚实的臂膀----“靠山”。
分享给好友阅读: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父亲是个新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