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发布时间:2017-09-06     作者:刘 萍     来源:澄合网     【字体: 】     浏览次数:

  “参天之木,必有其根;怀山之水,必有其源;慎终追远,孝悌为先。”(清,张澍《姓氏寻源》自序)。翻开我家的《刘氏追远堂族谱》,这几句古语就会豁然映入眼帘,这是父亲在八十三岁时伏案写作、翻阅资料、根据原手抄本,并搜集相关信息,精心整理出来的宗族家谱,也是留给我们后代宝贵的精神食粮。 

  他在序中写道:关于什么是家庭?辞海解释:家庭是通过婚姻关系、血缘关系或收养关系组合起来的社会共同生活单位。哲人说得好,家庭是由根、枝、叶、籽、花组成的一棵大树,其中父母是根,子女是籽,男人是枝,女人是花,根繁叶茂,枝盛花红。孟子也曾经说过:“天下之本在国,国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这与习总书记倡导的关于家庭文明建设的指示精神一脉相承、不谋而合。 

  虽然我算不上是名门望族、书香门弟出身,但从众多普通家庭的角度来看,我这个渭北煤田子弟出身的家庭也处处充满着文化气息。父亲只有过去的完小毕业文化程度,可他一辈子学而不止、永不言弃的精神在无声的影响着我们。记得我们刘氏追远堂宗族楹联写道:“祖宗虽远祭祀不可不诚,子孙虽愚经书不可不读”,横额:“耕读传家”。这些家传祖训都是我们从父亲那里沿袭下来的,因为他曾经多次在家庭聚会上告诫我们,要不忘先祖,牢记家训,切实履行“耕读传家”的先祖遗风。 

  父亲一生扎根渭北煤海、献身煤田事业,现今已是八十六岁高龄,可他一辈子孝敬老人、教养子女、夫妻相扶,并酷爱读书写作,用自己无声的行动给我们后辈树立着学习的榜样和良好的家风,也践行着祖辈不朽的遗训。有人说:决定一个人教养的并不是他的家境好坏,而是他的家风如何。“孟母三迁、断织督学”,只为了给孩子创造一个良好的成长环境。 

  我们家孩子不多,又各自在外地工作,母亲很早就身染重病,常年需要人照顾,这个任务自然就落在了父亲身上。父亲退休后,除了照顾久病的母亲外,还总是想办法挤时间,利用空闲,不顾眼花体衰,满怀豪情地伏案操笔,查考史料、著书编撰,探究澄合矿区煤炭发展历史,致力于煤炭史志撰写与研究工作。他撰写的《澄合矿区历史上的当月》文稿,被《澄合矿工报》连载12个月;《澄合煤业大事记》记载了从1368年到澄合矿务局成立600多年煤矿发展历史资料,大多被《中国煤炭志》(陕西卷)、《陕西省煤炭志》和《澄合矿务局志》选用;撰著的《澄合煤炭史话》一书,在全国煤炭史志著作评选中获得“优秀奖”;《清代澄合矿区煤炭开发和利用》等文被中国煤炭学会史志工作委员会收入《中国科学技术文库》、《中国煤炭史志文库》等书。 

  至今已由煤炭工业出版社出版发行了他本人的《澄合煤炭史话》、《澄煤春秋》、《战地黄花分外香》、《永久的骄阳》、《满目青山夕照明》、《煤海拾贝》和《煤海捞珍》共七部100多万字的史料性著作,在澄合矿区、陕西煤业化公司甚至全国煤炭行业都有卓越的贡献,受到了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政策法规司原司长吴晓煜同志的高度关注和表扬。由于两人对煤矿发展历史有着共同的兴趣和研究,吴司长曾于2008年9月邀请78岁的父亲参加了他们在昆明举办的学术研讨会,还让父亲在会上做了发言介绍,并对他的著书给予了高度评价和推广,也对他老骥伏枥、锲而不舍的精神给予了高度赞扬。 

  父亲因为退而不休、著书立撰,成绩斐然。他在66岁时被陕西省委组织部、陕西省人事厅授予“退休干部先进个人”称号;在75岁时被陕西省老龄办、省老年基金会和陕西老年报社评为“陕西省百名精英老人”;在81岁时被澄合矿业有限公司评为“四优共产党员标兵”;在82岁时被评为“感动澄合十大年度人物”。这么高龄的老人获此殊荣,在澄合历史上尚属首例。在隆重的颁奖仪式上,给他的颁奖辞是这样写的:“八十多岁的耄耋老人,其立志之恒、钻研之苦、笔耕之勤,令人油然敬佩!烈士暮年,壮心不已。他用二十年的勤奋将“老有所为”诠释得淋漓尽致。他这种不畏艰辛、老而弥坚的精神,更演绎着“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的瑰丽与壮美!”。 

  父亲被誉为澄合矿业历史变迁的见证者、传承者和记录者,也是澄合地区煤炭业发展历史的活辞典,曾经多次受到了报社、电台的采访。 

  何逊诗云:“少壮轻年月,迟暮惜光阴”。著名作家巴金也曾说:“理想不抛弃苦心追求的人”。这些话似乎都是对父亲说的。尽管他已是眼花耳聋、齿落力衰,但其心系矿区的热情依然不减;探赜索隐、助力改革的学者之笔依然未辍。有一首老歌这样唱道“革命人永远是年轻”,已有八十六岁高龄的父亲就是歌中赞颂的那类永远年轻的“革命人”。 

  父亲平时其实是没有太多的语言来对我们子女进行说教的,但我感觉他是在用自己无声的行动给我们影响、给我们启示、给我们树立榜样。 

  记得有篇报社的报导中将父亲形容为“煤魂”,哥哥就在父亲的微信昵称中给他隆重的填上“煤魂”二字,我觉得特别的贴切,因为这就是他一生献身煤海生涯的真实写照,这也就是我的“煤魂”父亲,也更是我们刘氏家族近代人的代表。

分享给好友阅读: